sina.JPG  

I love you John 循環播放

轉錄自: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9月16日17:30  新浪娛樂微博

新浪娛樂訊 9月16日下午,台灣歌手陳珊妮(微博)攜新專輯《I Love You,John》做客新浪嘉賓聊天室,與網友分享了這張專輯的心情點滴。以下為聊天實錄:

  主持人趙寧:歡迎各位新浪網友來到今天的新浪直播間,我是主持人趙寧。今天來做客的是我非常喜歡的歌手陳珊妮,歡迎你。

  陳珊妮:high,又見面了。

    新專輯曲風跳躍 暗黑不再打造甜膩味道

  主持人趙寧:這次珊妮姐帶來新的專輯,看到專輯眼前一亮,覺得蠻特別的。

  陳珊妮:整個感覺比較明亮,比較活潑一些。

  主持人趙寧:有很多朋友說曾經熟悉的暗黑公主去哪裡了,怎麼變了一個樣子。

  陳珊妮:這次曲風比較跳躍一些,發行的季節比較好,我覺得夏天整個人比較開朗繽紛一點。

  主持人趙寧:我知道你特別喜歡夏天。

  陳珊妮:我很喜歡,應該說我很討厭冬天。冬天要穿很厚重的衣服,冬天肯定是黑色系、大地色系。而且女生在夏天的時候都很漂亮,都可以穿少少的。

  主持人趙寧:感覺自己走路都很輕盈。

  陳珊妮:對,我覺得夏天給我感覺很好,我是整年等夏天的人。

  主持人趙寧:現在可不是等很久?

  陳珊妮:現在心裡很失落,秋天來了,冬天馬上到了。

  主持人趙寧:我們可以聽著你的音樂一起等夏天。

  陳珊妮:這次音樂適合夏天,在創作和詞的書寫上都比較簡單,在歌詞上的差異比較大,我比較用了我們現在習慣,我們在網絡上面說話的方式,現在越來越簡短,我想用比較簡潔,簡短的,比較貼近大家現在說話的方式來做歌詞的創作。會是另外一種不一樣的做法跟感覺。

  主持人趙寧:所以大家聽起來有耳目一新的感覺,說到這張專輯的名字叫《I  Love  You,John》,有同名主打歌,大家聽到了,確實充滿了小女生的感覺。

  陳珊妮:比較甜蜜甜膩一點。

  主持人趙寧:是因為現在珊妮姐在戀愛嗎?

  陳珊妮:也不是。

  主持人趙寧:大家都在說。

  陳珊妮:這首歌講的是,因為在台灣有很多女生,喜歡很快說成這樣,也不是嗲,有一種特別可愛的口音,我只是想把這個東西寫出來。所以這個歌是關於對時下女生的想法,真的就是特別簡單可愛的一首歌。

    John並非特指某個人 在台灣意為「這樣那樣」

  主持人趙寧:所以名字裡John其實可以應用網絡語「這樣子」。

  陳珊妮:對。

  主持人趙寧:所以他並不是特指某一個人?

  陳珊妮:不是,只是寫出來,因為很多人現在用英文John去代替那個這樣,所以我覺得很有趣。

  主持人趙寧:之前有朋友猜測John和裝是諧音,說你是不是用這樣一首歌來諷刺女孩子惺惺作態。

  陳珊妮:很多內地這樣說,可能是口音的關係,因為在台灣不會有這樣的說法。

    新專輯並不沉重 十年一直在嘗試電音可能性

  主持人趙寧:這張專輯當中,很多朋友說不光是封面造型在變,主打歌曲在變,歌詞在變,整個專輯都有在變化,都充滿了小清新電音的感覺。

  陳珊妮:因為每張專輯都有不同的風格,我每張專輯都是我自己創作,自己製作,這次有做比較多的編曲。在整個音樂架構上跟以往有點不一樣的是它有很多電音的元素,但是比較輕飄飄的電子的音響在裡面。你可以從這些電音裡找到民謠的或者流行的,音樂元素在裡面,所以他聽起來是舒服的,很多人說他很適合開車的時候聽或者走在路上很休閒的感覺。

  主持人趙寧:也有人形容說你可以聽著它,輕輕地舞動身體,甚至可以放在咖啡館當背景音樂。

  陳珊妮:對,他沒有那麼嚴肅或者那麼大的格局,但他有一些小的意思在裡面,整張專輯聽起來不是太有壓力,有一種律動,但不是那麼沉重的感覺。

  主持人趙寧:聽說你真的非常喜歡做電音的編曲。

  陳珊妮:我大概十年來,一直在嘗試各種不同的電子音樂的可能性,因為我覺得大家很刻板電子音樂是某一類舞曲或者大家聽到某一種音樂形態,我一直想突破。電子音樂,大家都可以玩,你可以玩出各種不同的個人風格的東西,這張玩了很多很有趣的,包括我自己在做編曲的時候,有很多曲樣跟拼貼的東西,我自己很擅長這個部分。就會有很多來自生活裡,比如有些歌是有很多兒童玩具的聲音,有很多取材自然的聲音,有很多這樣的曲樣。我把它全部拼接起來,有一點點像DJ在做音樂的方式,這個是很有趣的,也是我自己比較擅長的。

  主持人趙寧:對您來說,每一階段的專輯,每一階段的創作都代表了你當下的心情或者是生活的狀態嗎?

  陳珊妮:會,尤其是這張專輯是很直覺的,沒有設定很大的方向或者目標,覺得它應該要做什麼樣子,沒有很沉重的包袱。我就是想輕快完成一張唱片,很多東西想到哪裡就做到哪裡,我對製作和音樂創作已經很熟練了,我很清楚,即使在很短時間我可以組成我自己想要做的東西,它不會那麼沉重,還是有很強烈的我自己的風格在裡面。

    寫歌希望誠懇面對人生 感情狀況無人問出

  主持人趙寧:剛才分享的是同名主打歌,還有什麼樣的音樂也是這張專輯當中珊妮特別想推薦給網友朋友們?

  陳珊妮:裡面有很多歌我想推薦的,一開始有《OK》跟《青春》,都跟現在的季節,比如有很多活動,接下來還有音樂節,都跟這個有關,都想推薦。專輯裡有一首歌叫《美好人生》,就適合在你白天忙碌完了之後,晚上可以安靜地沉澱一下。這個歌在講人在不同的階段,不同的年齡,都會停下來想一想你現在的人生是什麼樣子。你剛經過的是什麼,你未來想要走到哪裡去,是大人比較認真誠懇,比較仔細看自己的人生是什麼樣子。

  主持人趙寧:當下的你是什麼樣的狀態呢?你感悟到的是什麼?

  陳珊妮:我覺得每一個時候,比如剛才在私底下聊,說上次遇到你的時候,我就在想那上一次是什麼時候,開始想那個時候跟這個時候,我們中間經過什麼事情,我們做了什麼,之後我們什麼時候還會再碰面,我們常常會有那個畫面,自己在腦子裡有圖表似的東西。我覺得大人如果可以很誠懇地去面對自己的生活,你不要怕自己已經幾歲了,或者是你不要怕自己未來會遇到什麼困難。因為我覺得人越大,你會害怕的事情越多,如果你能夠很誠懇地面對你的人生的話,會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所以這首歌在寫這個,希望大家可以很誠懇真摯地面對自己的人生,這樣子會讓你看清楚自己,也會看到未來更多好的風景。

  主持人趙寧:在發佈會上,黃耀明問出你的感情狀態,大家也非常關注。

  陳珊妮:也沒有問出,經常有人會問,我也是很隨性地回答,因為跟主持人小強聊得挺熱,大家也是互相開玩笑,就聊了聊,正準備打電話給黃耀明,直問他怎麼會問這種問題。

  主持人趙寧:你介意別人在聊這個話題或者想去瞭解你的感情狀態?

  陳珊妮:會,因為我通常不會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很容易失去焦點,比如我們在講討論作品,因為很久才有一個作品,通常我不會正面回答太多關於家庭或者是感情這些問題,因為通常沒有辦法聊到關於音樂或者想法上的事情。只是因為這樣子,所以就選擇性地回答。但是如果大家開心的場合,場面是自然的,是開心的,就會隨便聊聊。

  主持人趙寧:所以現在這樣甜蜜的狀態,有投射到你的音樂創作當中去嗎?

  陳珊妮:生活裡所有的東西都一定會投射,比如說家人、朋友,任何事情,比如說像我在北京這幾天很開心,因為跟同事都處得很好,幾天下來,很多宣傳的活動都很順利,你自然會有一個好心情。加上天氣,像我剛剛喝了一杯酸奶,很好喝,我覺得是生活裡很小的事情,都會影響我的心情。我覺得再一個自然的狀態下,你就會覺得好像很愉快的感覺。

  主持人趙寧:你有過不愉快的階段或者不愉快的狀態?

  陳珊妮:會,一定會,有時候會遇到,因為人有時候不是你有什麼問題或者我有什麼問題,但是肯定會有合不來,好像聊天也搭不上話,我們有時候在工作上會遇到這樣的人,只是儘量禮貌去做溝通,那個很難勉強,因為我是很容易把喜怒哀樂掛在臉上,儘量不要讓人家覺得太失禮,有的時候真得聊不來就聊不來,我不是很刻意跟每個人交朋友。如果大家聊得或者相處很好就要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時光。

    情緒低落就該低落 自曝在錄音室很邋遢

  主持人趙寧:情緒上遇到低谷的時候,會怎麼樣去釋放呢?或者會享受這樣的時刻?

  陳珊妮:如果情緒低落的話就低落。我覺得不要太刻意去,我通常會遇到很多人情緒會起伏很大,比如他情緒低落的時候,就會打電話給所有人,說我情緒真得很低落,或者在家裡很低落。他開始覺得情緒低落應該買東西或者吃東西,我情緒低落就覺得情緒總是會低落,我沒有做特別的事情,但是我覺得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情,不要強調情緒低落這件事情,你心情很快就變好。所以我覺得大家不要過度放大自己不好的情緒或者是負面的事情,那樣會變得更嚴重。可能跟我一樣隨性一點去看待它。可能生活會過得比較自在一點。

  主持人趙寧:很好奇你在錄音室的狀態是什麼樣子?

  陳珊妮:我在錄音室,就是有點邋遢,又不會太邋遢,穿著人字拖,穿著很舒服的衣服。因為跟錄音棚的錄音師,工作夥伴都很熟,他們很熟悉習慣或者我講話的方式,所以在錄音棚很自在。但是跟歌手不一定,每個歌手個性不一樣,有些歌手比較拘謹,第一次看到我的時候很緊張,必須要一直講笑話給他聽,讓他心情好一點,或者看到我不會很害怕,我們很快做溝通。有的已經合作很多次,彼此瞭解個性,就在錄音室很好玩。我很少在錄音室發脾氣。

  主持人趙寧:可是他們會第一面看到你的時候有一點畏懼感?

  陳珊妮:會,如果不認識我的人,第一次看到我,如果我不一直笑的話,他們覺得我很恐怖,我要不停地笑,假笑,儘量有點笑容,讓大家心情放鬆,大家覺得我讓他們很緊張,其實他們很緊張,也會相對讓我緊張,人都是互相的,儘量站在對方的角度想一下,彼此間會比較自然,溝通比較自然。

  主持人趙寧:因為珊妮擁有很多明星粉絲,他們很喜歡你的音樂,很喜歡唱你的歌,自然見到你有見到偶像的感覺。

  陳珊妮:會。可是相處久了就不會了,因為我私底下講話就是很隨性,很隨意的,如果大家相處,也不需要太久,就可能隨便聊天聊一下,就會覺得比較放鬆一點。我也沒有讓大家緊張,儘量不要讓大家緊張,可是我看起來就是如果不笑的話,讓大家覺得緊張。

喜歡給別的歌手寫歌 最希望嘗試做舞曲

  主持人趙寧:珊妮姐除了為自己創作音樂,有專輯跟大家見面之外,有為別的歌手寫歌,量很大,這兩個創作對你來說有不同的感受或者狀態?

  陳珊妮(微博)有,我這幾年越來越喜歡幫別人寫歌,第一個可以遇到不同的人,他們會給你不同的刺激跟感覺,還有一個你必須要花時間跟他們相處,你又會聊到有更多你想像不到的東西。還有我想要做的音樂形態太多了,所以通常沒有辦法在自己作品裡完全做到所有你想要做的東西。所以我很想有時候做一些舞曲,有一些跳舞的團體,嘻哈饒舌的團體,我很希望有不一樣的合作對象或者女生的偶像,我都覺得這些東西我都好想做,但不見得所有東西我自己都可以做,所以我都會很期待做他們的唱片。但是我做自己的專輯,一段時間有你自己想實踐的東西,比如你累積了一定的創作跟製作的實力,就會到了一個時間,很想要做些什麼,比如你要嘗試什麼樣的曲風,你要嘗試做什麼樣的方向概念的東西。那個又是不一樣,完全不一樣,那個真的在實踐,為了一個目標去實踐一個東西。對我來說都很愉快,因為我現在沒有在做音樂技術上的問題,所以很多東西就變得很寬廣,很有空間,如果時間上允許的話,很希望可以做很多事情。現在應該是我做音樂歷程中很好的階段。

    獨立發行曾遇到困難 音樂數字化不可避免

  主持人趙寧:一直都在堅持獨立發行,會面對一些現實的困難嗎?

  陳珊妮:獨立發行,第一個你必須要自己掏錢出來做所有的東西,沒有人幫你出錢,沒有有錢人捧很多錢幫你下廣告。但是往另外一個方面想,你自己要好好控管這些,你在這中間要學到很多事情,包括計劃、宣傳行銷等等,包括業務是怎麼執行的。你往好處想,你會學到的東西,從中間學到的東西或者你要接觸的人就更多了,這個對我來說都是收穫。現在壓力就沒有那麼大,有一些比較穩定的群眾在支持我。所以現在感覺比較好,至少你可以隨心所欲做你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是自立性蠻高的人,不需要別人逼迫我做什麼事情,這樣比較自由一些,自在一些。

  主持人趙寧:很多人說市場不是特別好,實體CD銷量不是很好,現在很多音樂人會去發網絡上的或者概念的CD,把實體的CD慢慢就取消了,你會怎麼看呢?

  陳珊妮:音樂數字化是不可避免的,所有的人都已經習慣這樣子聽音樂的方式,最不能習慣只有唱片公司,唱片公司還在堅持一個製作或者工作所有環節上,大家應該有更寬廣的思維來想這個事情,因為這不是聽音樂人的問題,所有的東西都會有變革,我們以前用了什麼樣的家電,後來就不用了,就是因為時代的關係,淘汰了。現在還是很喜歡聽音樂,但是不會買CD,你不能指責他說都是因為你不買CD,所以害我們都沒飯吃。音樂還是被需要的,有不同的方式,比如去看表演或者在網絡上面做下載。他還是被需要,我倒覺得其實所有唱片公司,全世界唱片公司都要是想這個事情,怎麼樣能夠維持,讓大家可以聽到音樂,但是所有的歌手和創作人員也有收入。這個有很多必須要去做的事情。我們應該常常想這個事情,要多做一點,而不是去責怪聽音樂的人或者消費者他們怎麼可以這樣,因為我覺得那個是不對的。

  主持人趙寧:曾經有人擔心數位下載的方式會影響到音樂的質量。

  陳珊妮:這個很難避免的,我們的感覺很深刻,我們在錄音棚裡聽喇叭,我們的檔案,可能一首歌,可是變成MP3或者MP4,可能只有十分之一,它的質量真的只有十分之一,但是我們必須要做到那麼好的質量,讓大家壓縮完之後,還有好的東西可以聽到。這個我蠻擔心的,因為未來人類的耳朵和聽覺可能就沒有現在人這麼好了,可能在我後輩的製作人,我們在討論關於聲音頻率的東西,我就可以感覺到這個很明顯的差異,比如說我們錄音的時候…

  主持人趙寧:你指的要求不一樣。

  陳珊妮:我們說音響上的要求已經變得很不一樣了,我估計再接下來,大家真的聽覺上有一些比較大的變革。

  主持人趙寧:但是有很多朋友說其實它的產業有更廣闊的天地了,比如像這次珊妮這張專輯覺得這個小玩偶的造型John,它會成為實體嗎?

  陳珊妮:目前還不知道,因為大家一直在問,還沒有打算,還沒有時間做這個東西。

    頻繁參與內地音樂節 與現場觀眾互動經驗很有趣

  主持人趙寧:現在越來越看到珊妮姐來到內地參加不少音樂節的演出,這個感受會是什麼樣子呢?

  陳珊妮:現場演出是很好玩的事,我個人是很多東西,比如音樂上經過很慎重的排練,但是在面對群眾的反映,那些是沒有辦法排練的,你一定是收到掌聲跟尖叫之後,你才知道怎麼去反映還有場合怎麼樣,他們給你的感覺是什麼。那個都是很及時的。當然我會覺得在台北表演跟在北京表演,那個感覺差異很大的。可能在台北的一些群眾他們很熱情,他們熱情的程度絕對跟北京不一樣,北方人更熱血熱情,他們要很直接的讓你聽到或者讓你知道。我之前在北京演出的經驗覺得很爽快,大家都很好玩,我在北京表演就會特別賣力。相信在各種不同的地方應該是不一樣的,但是又會有不一樣的表演方式,我很期待現場音樂會的演出。

  主持人趙寧:因為聽眾會反過來,再刺激你。

  陳珊妮:對,我覺得很好玩。

    左小祖咒(微博)很有意思 暫無和內地音樂人合作計劃

  主持人趙寧:參加音樂節的演出,能夠讓珊妮接觸到內地的音樂人,我知道你有和左小詛咒合唱過。

  陳珊妮:對。

  主持人趙寧:因為他一直是一個蠻有爭議的人,也是一個算是很前衛的音樂人,你跟他合作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陳珊妮:他是很有趣的人,我最早跟他合作是在他的唱片裡我們有合唱一首歌,後來在個人的音樂會上面,有擔任嘉賓。他其實是非常熱情的人,他是很熱情很熱血的人,他對朋友非常好,我挺喜歡他的個性,因為他人很直爽。我不得不說他的曲子在我的看法上,經常有很大的落差,有時候我覺得很好,有的時候其實不是很明白,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他的文字或者在整個封套或者概念上的一些想法。他的文字是充滿詩意,但是很有力量,就像讀詩一樣,而且很有流動性。我自己覺得是很有風格的,對於我在做很多華語流行音樂來說,風格是最困難的,有風格真的是很難的事情,我都儘量,比如我在跟一些創作歌手合作的時候,都希望儘量能夠保留他們風格里很難得的部分。左小詛咒真的是很有風格,很有意思的一個人。

  主持人趙寧:除了他之外,有接觸到其他內地音樂人,有合作的可能性嗎,願望?

  陳珊妮:最近比較沒有花時間在這方面。

    做評委對自己並不困難 內地選手抗壓性更強

  主持人趙寧:最近有看到你為選秀工作擔任評委,也有很多人說你真得很厲害,很讓大家有畏懼感,因為你很犀利,看到在一些訪談當中談到你蠻擅長做評委工作,什麼樣的理由,你有這個意願想去做這樣的工作呢?

  陳珊妮:我在台灣的《超級偶像》節目已經做了好幾年的評委,對我來說一點不困難,我沒有把評委成特殊的職業或者是工作,因為本來我們在一些大大小小的比賽裡當評委,是坐在評委席上,他們唱了什麼,我們給他一些點評意見等等,我們希望他可以做得更好或者他好的地方我們讓他知道,就是很直覺的把一些音樂上的專業讓他知道而已。是後來,因為這些節目把評委的位置放大,有誇大的表現,我坐在評委席上儘量做到跟他們溝通,你跟選手溝通過程中,你也在跟電視機前面所有觀眾朋友,那些平常聽音樂的人做交流。可能很多人不見得會製作唱片,但是每個人應該都對於唱歌這件事情是有想法的,因為很多人開口都可以唱歌,他也可以說出一個道理,你也可以說出一個道理。我在錄音棚,我的職業就是做音樂,我可以跟他們做一些交流,但是處在不同的位置上。我其實是喜歡做這件事情,從他們回饋給我的意見,我也可以得到很多,他會變成我之後在做唱片想法上很好的參考。

  主持人趙寧:所以你會覺得台灣和內地的選手會有不一樣的地方嗎?

  陳珊妮:不一樣,在性格上不太一樣。我相信每個地方的人有不同的性格,當然每個節目培養出來的選手也有不同的性格。內地的選手讓我感覺抗壓性更強大一點,有可能他們真的是太多人裡面選出來,他們除了要唱得好,除了具備種種條件之外,他們的抗壓性真得非常高,你對他們很多提點,他們都可以在情緒很穩定,沒有太大波動的狀況下,聆聽你的意見。這個是蠻厲害的,因為他們畢竟年紀都很輕。

  主持人趙寧:從選手創作,現在創作型的選秀選手非常受大家歡迎的,你提到台灣《星光大道》推出很多這樣的選手,這兩方面他們有差異,兩個地域的選手在創作上?

  陳珊妮:創作型的選手受歡迎,因為創作型的選手還是算少數,在這個裡面會顯得出眾或者容易被看見。每個人具備的創作能力是不一樣,有時候過渡被放大,因為在一個選秀節目裡,突然出現一個會創作的,不管創作怎麼樣,就已經是很出色很容易被注意到,有些真的是創作很好的。我覺得還是個人,還是以個人衛主,並不是哪個地方會有怎麼樣的創作的參賽者。

    小眾音樂不是我一人之力 有時候覺得自己傻氣

  主持人趙寧:很多樂評人也好,媒體朋友也好,他們提到陳珊妮的時候會說她是最厲害的,將小眾音樂,文藝音樂之母或者怎麼樣,很多的冠名詞,因為你是將小眾音樂推到大眾音樂的領域,在這個過程中,你的體會是怎麼樣,是怎麼樣能夠實現的?

  陳珊妮:我出道從大眾流行的音樂,後來我一直在做很多主流的流行音樂製作,現在音樂分眾很厲害,小眾音樂都出來了,獨立音樂都出來了。這個東西絕對不是我一個人去把這個環境打開或者這個局面打開,是因為浪還沒有來的時候,我就在等浪來,我一直走的是在前面一點點的。走在前面一點點有點累,因為前面沒人幫你擋,所以走到前面是辛苦的,但是個性使然,你會走到前面,而且你會儘量往前走,我一直在一個位置上面,堅持得比較久,這個是很容易,比如你在短時間內沒有做到一個成績,很容易讓人有挫折者,必須有人堅持下去,你沒有辦法在短時間內得到什麼回饋,包括人的回饋或者在金錢上的回饋,你很難在短時間得到這些東西,但是你還是得堅持,如果你覺得是正確的事情你就是得做,我就是一直走在前面,而且堅持得比較久而已。

  主持人趙寧:因為你一直都想做你喜歡的東西。

  陳珊妮:因為一定得有人做這個事情,而且如果我不做這個事情,我沒有辦法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很簡單,有的時候覺得有點傻氣,你自己那麼累幹嘛做那麼多,其實有點傻氣,你就是乖乖地做,現在大家都在想我做這個到底有沒有回報,做這個給我多少錢,做這個會不會有人覺得尊敬我,我可能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事情,我真的很少想這些事情,你排除這些干擾之後,你就比較容易傻傻做自己真的想要做的事情或者心裡覺得正確的事情。

  主持人趙寧:在這個過程中,有一個問題你一直往前走,尤其你又是獨立發行,你自然會有一個需要自己投資,你會有自己的來源問題你遇到過這樣的困境嗎?

  陳珊妮:因為我有很多製作工作。

  主持人趙寧:你是靠那些來?

  陳珊妮:大家覺得藝人收入很多,我平常也太花什麼錢買特別昂貴的東西,比如說我演出,我製作的收入,通常發一張唱片把錢都投下去。一些工作人員也都知道,他們都會很幫我。因為這些對我來說不是那麼計較,這些本來是我想做的事情,我自己心裡值得或者想做的事情。還有你把這些錢投下去,你要想你會的很多東西其實都是錢,你的很多才能都是錢,包括你平常待人處世,那些友情,也會變成錢,你計算那些錢的時候,會覺得很開心,別人花了400萬,你只要花200萬,因為有200萬,有些是你用才能換來的,有些是用真心換來的,雖然花了很多錢,還是很多讓你覺得,加起來好省,省了一半,那些東西從身邊的人回饋或者你自己曾經做過的努力得到一些回饋,就覺得其實也不錯。

    計劃與陳建騏組新的組合 11月左右將發行新專輯

  主持人趙寧:接下來有什麼樣新的計劃呢?

  陳珊妮:最近在籌建我跟陳建騏新的組合叫19,因為我們拖了很久,終於在今年推出專輯,應該是過兩個月就會推出專輯,最近一直在積極籌備當中,在拍MV,還有拍照,因為19是一個很特別的音樂計劃,這次是我跟陳建騏兩個人,我們在平面設計上,比如平面的攝影,我們有徵選很多網友的作品,在MV拍攝上有很多網友的作品,我們希望19跟創意跟創造有關的計劃,未來也可能跟網友合作或者是跟內地不知名的某個個人合作或者跟其他有興趣的音樂人合作,有各種可能性,最近在籌備這個事情,第一張專輯很快跟大家見面。

  主持人趙寧:是,包括有些現場演出。

  陳珊妮:會。接下來會安排我跟陳建騏。這個19的音樂跟他或者跟我都不太一樣,他比較清新,在樂手編制上不是正常的編制,是很不一樣的,希望有多一點的機會,讓大家聽到。

  主持人趙寧:同時這張專輯啟動了宣傳的工作,會有很多陸續跟歌迷朋友見面的活動。

  陳珊妮:會,我在北京呆上幾天,儘量多一點的時間讓大家瞭解我的作品或者看到我,接下來也在積極安排關於音樂會的事情,我希望大家都來看我的現場演出,因為現場演出真得很好玩。

  主持人趙寧(微博):我們也期待著,謝謝你陳珊妮來做客新浪,謝謝,同時感謝新浪網友,易茗造型!

相關訪問:【影音】銀河面對面 陳樂融 陳珊妮

創作者介紹

赤漠青舟

asemia6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