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佳瑩 莉莉安 我是歌手


 

莉莉安 徐佳瑩 Cover (插入圓舞曲片段)

作詞:宋冬野
作曲:宋冬野

她發現孤獨的人準備動身
於是就禱告著 黃昏
直到夜裡她轉頭聽見
悲傷的嗚咽
一個善良的女子 長髮垂肩
她已跟隨黃昏 來臨
翠綠的衣裳在爐火中 化為灰燼
升起火焰一直燒到 黎明
一直到那女子 推開門離去
她自言自語

在離這很遠的地方 有一片海灘
孤獨的人他就在海上 撐著船帆
如果你看到他 回到海岸
就請你告訴他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莉莉安

她已 來臨
翠綠的衣裳在爐火中 化為灰燼
升起火焰一直燒到 黎明
一直到那女子 推開門離去
她自言自語

在離這很遠的地方 有一片海灘
孤獨的人他就在海上 撐著船帆
如果你看到他 回到海岸
就請你告訴他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
莉莉安

(徐佳瑩改編 圓舞曲)
她不想忘記了 她的名
她不想膽怯了 失去愛的勇氣

宋冬野在他的精裝冊子上,寫著下面這個故事:那是我第一次進很安靜的酒館,所有已經就坐的客人都不怎麼說話,一個一個用竹簾子隔開小單間裡露出梳齒一樣細密的燈光,間或傳出切切的私語,像在謀劃不法的勾當。當時還是學生的我們很不屑,酒館怎麼能不讓人說話呢?酒館應該是可以撒潑打滾的地方,應該是糙漢們大喊和小屁孩鬼叫的地方。於是我們坐進一個隔間裡,像四台擴音器一樣大聲的罵人、打屁、開黃腔。就在我講完一個特別下流的笑話以後,竹簾子上移來一片青灰色的影子,有人經過,影子停了下來,接著影子的主人掀開簾子,我注意到那隻手的曲線尤其溫厚。“你們太吵,別的客人都不好談事情了。” 這是莉莉安對我說的第一句話,當時她手里托著一瓶剛燙好的酒,墊著深綠色的棉布。長發垂肩,語氣並無責備,倒像是若有若無玩笑似的抱怨。她把酒放在桌子上,抬頭沖我們笑了笑,出奇的清秀。那一刻,我們都不說話了。直到她轉身出去,坐在我身邊的男生拿手肘撞了撞我,說:“她身上好香。” 後來我們存下半個月買連載漫畫的錢,以便能不時地光顧那家酒館。莉莉安並不是老闆娘,她甚至不大我們多少。我們嘗試和她搭話,她也回我們幾句,但從不多說。我們很難過也很憤怒的發現很多酒客都是為她而來,他們比我們出手闊綽,但是值得欣慰的是,莉莉安對我們一視同仁。一年後我去另一個城市讀書,另一個城市有很多酒館,都和我想像中的酒館一樣喧雜聒噪,女服務員穿著單薄,笑聲都帶著熟透欲滴的味道。我時常走的那些陌生街道帶著內陸特有罅隙窒閉,乾燥的落葉和塵土阻隔視線遠放。我開始想念一些模模糊糊的濕潤的過去。四年以後,當我準備換一個城市生活時,我回了趟老家。冬天,小酒館的莉莉安坐在熱烈燃著的爐火旁邊,火焰的顏色像黃昏堆出的雲朵。店裡放著一首上世紀的民謠,她微闔著雙眼聆聽,表情虔誠。那些隔間裡漏出來的燈光刷在她身上,一道一道橫過去,像老式電視機裡信號波動時的圖像。我想著我要走了,去一個潮濕的南方城市,可以看到海和島嶼,冬天不用穿很厚的衣裳。莉莉安走過我身邊,她的衣裙和身形像是懷抱著整個黃昏,安靜又悲傷。我就這樣失去和她說話的最後機會,年輕時我曾嘗試過各種各樣的開場白,有油腔滑調的也有一本正經的,可是當我想真正跟她說些什麼時,卻怎麼也開不了口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愛過許多女人,她們來自不同的城市,有著不同的名字。她們在我身邊時開心的樣子都不一樣。但是沒有一個像那年我看到的那個笑容,能收走我全部的表達,剎那間讓我失語無措。很久很久以後,我大概是做過一個夢,我夢見莉莉安告訴我她的名字,上齒輕點舌尖,連續兩次,然後微開雙唇,吐出最後一個字,像微笑的樣子。黑夜過去,我也分不清這是臆想還是夢境,我能告訴你的只是,如果將來你在哪家酒館遇 到她,請告訴她你的名字,我的名字,莉莉安。

 

圓舞曲

作詞:徐佳瑩
作曲:徐佳瑩
編曲:袁偉翔
製作人:陳建麒

她需要一種恍然大悟的驚喜
於是放任兩顆肺自由的呼吸
慢慢過濾當中腥羶的微粒
挑戰在夜裡把自己看清

她感謝身處一片燈紅酒綠
因此才更想珍惜月的缺盈
那潮汐 那生命 那可貴的安靜
驚喜發生在 誠實面對了自己

她不想忘記了 她的名
她不想膽怯了 失去愛的勇氣
他吟唱著真心的字句
找到自己 面對世界 她們跳著圓舞曲

更多更詳盡歌詞  
她感謝身處一片燈紅酒綠
因此才更想珍惜月的缺盈
那潮汐 那生命 那可貴的安靜
驚喜發生在 誠實面對了自己

她不想忘記了 她的名
她不想膽怯了 失去愛的勇氣
他吟唱著真心的字句
找到自己 面對世界 她們跳著圓舞曲

她不想忘記了 徐佳瑩
她不想膽怯了 失去愛的勇氣
他吟唱著真心的字句
找到自己 面對世界 她們跳著圓舞曲


作者:JeffZhi


我是一個遊走世界各地的冒險家且旅行家。
我整天遊玩於世界各地,感受人文文化以及世界的美麗。
聽過各種故事見過各種各樣的人。
他們有的很富,也有的很窮。有的很快樂,有的很悲傷。
有的懦弱,有的勇敢。而最近就快過年了,那我今天就講一個快樂以及勇敢的故事吧。

我還是隨著我的小毛驢繼續我的旅途,今天我們的目的地是一個荷蘭西歐海邊的一個小鎮。現在正值春天,天氣開始轉熱了。但也很舒服,我比較喜歡這種天氣,畢竟平衡的氣候才是最適應人的。而我周邊的鬱金香花海也開始開放了。日落時,我到達了我的目的地。這個小鎮不大,估計也就幾十戶人家。看來也知道沒有旅館了。於是隨機來到了一家農舍希望可以住宿一晚,敲了一下門。過了一會兒,有人開門了。是一位美麗的女子。她金色的長發一直披到肩上。細長的柳眉,玉腮微微泛紅,如玉脂般的雪肌膚色奇美,身材嬌小。她看起來應該只有二十四歲這樣子。穿著一般農婦的服裝。看起來非常簡樸,上面也有許多補丁。我跟她說明了我的來由後,並且願意給一部分金額來承擔我的房費。但是我知道這成功率不高,畢竟這家人從農舍的外觀來說,估計也就住著一兩個人左右。而且對方還是女性。但是最後,那位女子還是出乎意料地答應了我的請求。讓我住在一個閣樓上。我十分高興,並且快速地走上閣樓。但突然,我發現自己原來並不禮貌,原來我連主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我趕緊不好意思地問到:不好意思,我連你的貴名都不記得問了,請問一下應該怎麼稱呼你?她估計被我的失禮行為所逗樂了,笑著說道:“我叫莉莉安” 之後我一直在閣樓休息一直到下午莉莉安叫我下來吃晚餐。我坐上了餐桌後,發現莉莉安左手無名指上有一個戒指。這表明莉莉安已經結婚了。但是我卻在這座房子找不到有任何男性的跡象。我問到:請問一下不用等你丈夫回來再一起吃飯嗎?“不用”她說道:“他去了一個遠海的一個海灘打漁去了。” 之後她坐下來陪我吃晚餐,跟我說她丈夫之前聽到了一個傳聞,有一個海灘那裡的魚非常豐富,但是要行使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去到。但是她丈夫非常想讓家里人過著新生活。有一天,他告別莉莉安後,就獨自一人去了那個傳說中的海灘了。因為旅途遙遠,所以到現在都還沒回家。而莉莉安一個人在家處理日常事務。晚飯過後,我幫忙收拾餐具。看到莉莉安在她美麗的樣貌下卻有著一雙截然不同的一雙手,她粗燥,皺皮。可能是農活干得多了,讓她有了不符合自己這個年齡的特徵。之後,我看到她在一旁綁著柴火。我說現在已經不需要柴火了啊。只見她望著我說到:“等一下我去指引我丈夫,你要一起來嗎?” 剛入春的海邊還是非常地冷。畢竟海邊的溫度一直比陸上要冷得多。但是隨著莉莉安在海邊生起了一堆柴火,我的冷意才好了許多。這種海邊小鎮一般都沒有燈塔,所以晚上出海打魚回來的漁夫要靠家人在海邊生起一推火來當引航,但是現在海邊天氣還是比較冷的。所以也就很少人出海打魚了,今晚海邊就只有我跟莉莉安。我問她,她丈夫今晚能回到來嗎?她說不一定,可能是明晚,也可能是後晚。“噢~”我說到。“那麼他這次出海打魚多久了啊?”我又問道。“已經五年時間了”她平靜地說到。我驚訝了。驚訝的不是她丈夫的事情。而是知道這種那麼冷酷的事實在她眼裡卻像平常事一樣。我不知道我應該說什麼。現場就開始了一種冷場的尷尬氣氛。“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也知道很多人在想什麼。但是我知道他會回來的。”她 ​​望著我說到。聽到她這番話後,我的冒險家精神的人怎麼可能不選擇繼續聽下去了。之前我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他們有著各種各樣的故事。基於我的好奇心以及求知的心態。我就跟她繼續聊下去了。她說現在時間過了那麼久了,鎮上的人見到她如此年輕,而且沒有孩子。就一直勸她改嫁。但是她一直都沒有答應。因為她說她丈夫曾經說過,即使他忘記所有東西唯獨就不會忘記她的名字。但如果她改價了,她的名字就會改成他人的姓了。她不想失去她丈夫的姓氏,就想她不想失去她丈夫一樣。她只是覺得他沒有找到合適得海岸著陸而已。她還跟我說她每天晚上在這裡的故事,例如說有一次柴火供應緊張,她實在找不到柴火了,就只能把她那條漂亮的綠色裙子給當柴火燒了。她說換做以前的她肯定不敢做出這種事,但是她丈夫教給了她勇敢與堅強。從她眼神我看出了她這個年紀所不應該具有的勇敢與堅強。就這樣,我們一直聊到了黎明。中午我收拾完行李後,準備離開這個留給我一個美好故事的一個小鎮。跟莉莉安告別了。告別的時候莉莉安突然說“對了,我真無禮直到現在還不知道你是做什麼的。”她 ​​笑著說道。“我是一個旅行家,目標是遊走世界的每一個地方” “是世界的任何地方嗎?” “對” “那能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怎麼?” 在離這很遠的地方有一片海灘有一個孤獨的人他就在海上撐著船帆如果你看到他回到海岸就請你告訴他我的名字我的名字莉莉安。

, , , , ,

asemia6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