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遊戲 張懸

博客來  

光:回來了,我們今天呢,要訪問的這位全創作才女呢,已經發行到第四張專輯
了。一張比一張難產我覺得她是這樣子的,那是因為她渾身的火,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放
射出去(懸笑)所以這次呢,她就用這首歌,做她的第一主打,叫『豔火』

  

豔火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撲火 我們相視笑著撲火
什麼都不說 不說的 是真的
我們相視笑著 是夢也快樂


當你穿越愛的歷史向我走來
我在你眼裡看盡了相戀的年代
曾經的黑白 此刻燦爛

於是你不停散落 我不停拾獲
我們在遙遠的路上白天黑夜為彼此是艷火
如果你在前方回頭 而我亦回頭
我們就錯過

很久以前人們都許諾......
許諾要是什麼 可以不說

當你原諒所有遺憾 對我依賴
我在你懷裡想起了最初的感慨
第一次等待 此刻還在

於是你不斷的愛我
我能如何便如何
在遙遠的路上即使塵埃看今夜艷火
我等你在前方回頭 而我不回頭 你要不要我

撲火 我們相視笑著撲火
什麼都不說 不說的 是真的
我們相視笑著
有夢了 快樂

光:你聽了她的歌,有沒有覺得她不一樣呢?
今天她一走進播音室我覺得她的穿著,甚至她的談吐,哇,也完全不一樣,
感覺她好像解放了,然後呢,已經朝向雷哈娜路線(老闆大笑)去邁進。

懸:你這樣會讓廣大的年輕朋友以為我穿比基尼來(笑)

光:裡面大概是比基尼XD
(兩人笑開XDDDDD)

光:好,她現在已經很開放的個性囉,歡迎-張懸。

懸:大家好!

光:妳看,隔了三年,三年是為了什麼原因?要..要..要等這麼久,才出第四張專輯?

懸:大家都問我三年,但我好喜歡三年發一張。

光:喔!妳其實真正的感覺,覺得三年發一張對妳創作或者體會生活來講蠻剛好的。

懸:所以我也才覺得這張專輯其實是在那種很健康的狀態下,(光禹:喔?)
所以雖然中間有被..有些催促,也有自己也有..呃,想說是不是該早一點,
但我覺得這樣子的一個進程其實真的很好。

光:感覺三年來應該睡得很好,因為容光煥發!

懸:呃嗯...對對對。

光:是不是,真的都睡到自然醒?

懸:嗯,而且..而且,而且就是重新去整理、然後去喜歡一個自己整理過的生活,
我其實覺得哪怕是對於純歌手,只是表演的藝人,都是很重要的..

光:也需要這樣,而且,我們講「整理」,可能有些他會覺得整理什麼,
妳有那麼多東西可以整理嗎?

但是你不知道,所謂整理是:「你心房裡面的東西。」
或者該擺哪裡,這個是該..該放在什麼位置,
它相對應的是應該在哪裡比較方便。整理,在心房裡面是一個很大的學問。

懸:還有可能沒看過我的衣櫃或什麼的。
他們如果看過他們就會覺得:喔,好險我不是雙子座的。
難怪她需要整理。(笑)

光禹:所以妳不只整理心房,妳還整理房間。

懸:我很多東西(光:整理書房)要整理。
真的,I can help it !

光禹:對,所以可見妳這三年都在整理。

懸:嗯,而且我..我覺得其實在出完前三張以後,我自己其實覺得...

其實做第三張的時候,我就很確定我一定要休息。
但那個休息不是那麼自私的休息,而是說我,我自己覺得就是說在你...呃,

都吐完了青春期要說的東西,然後也表達了自己的成長這個的過程以後,
接下來可能成長..成長這個痕跡會少一點,但是真的就會剩下你在生活裡面,就是...
釀造啊、在過濾完你以後要給的東西。

我覺得這就是創作者必經的過程,就是說你不再是還沒消化完就要吐,
嗯...為了求一個新鮮。所以,我想要回頭做的事情其實還是多花一點時間用...
比如說當時二十八歲、二十九歲的心情,去重新當一個女兒、去重新做一個人的伴侶,
然後重新...做我朋友的朋友,對我來說其實那種東西很重要,
因為你既然不可能用二十歲的熱血跟某一種不服氣,去面對這個世界,
那你就必須要真的像去過了,然後找出一個自己新的一個目前平衡。

光:年輕的銳利眼光、年輕的憤世嫉俗,或者是說...年輕所看的角度,
生活是不一樣的,所以那個時候呢,你認為你表達那樣的青春是ok的,
可是等到過了一段年紀你會發現,好像你對自己欲求不滿。
你覺得,好像你要講的,不是到這裡而已欸。我好像還有一些什麼東西,
還沒有釐清楚(懸:對,因為..)

懸:因為我覺得創作跟靈感,或是說你還想追求的東西,
其實有點像那個雷射筆的紅點,總有一個階段就是像小貓一樣,
永無止盡的就是可以玩到翻(光:嗯,就追著它這樣一直玩)而且不死心!
彷彿它真的是活的,因為它那麼的...一直在變動。

但是我覺得就是到了現在這個階段,我很確定就是...創作啊或生活上面,
還有的一些小小的願望,已經不再是一個需要你不斷在追尾巴的東西。

光:那,可是你知道,有一些些微的那種變化,坦白講,一般人是聽不出來的。

懸:嗯...這樣很好啊,可以把那一份留給自己。
不用什麼事情都要給人家看啊(小小聲XD)

光:對,可是問題是,當你在追求那一份...一點點變化的純粹的時候,可是,
可能也去...有些人說:「我幹麻等你這麼久啊。你就快快出吧!也沒有差多少,
你太在乎了那一些的那個感覺。」

這會不會就是一個創作者,他對得起自己的良知的一個地方。

懸:我覺得還好,因為每一個人的體質都差很多,
每一個人、每一個年紀的體質都差很多。
有些人就是睡五個小時就夠了,有些人就是像我跟青峰以前都會那種...
腎上腺素來就是我們可以不眠不休熬夜個兩三天,把所有事情都做完,
然後一口氣睡個二十幾個小時,但現在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而且....整個人的狀態就是不一樣,那所以其實你能夠做的事情,
依然是給別人當下的你自己,你不可能回頭去複製,
或者是去提前用四十歲的心態去做這件事情。

光:如果人家有說,「你是一個生活的哲學家」

這個東西對你來講會有包袱嗎?因為好像表示你就會思索,
嗯...你就會考慮很多方向,嗯...那於是你寫出來的東西,哇!
一定有很深的道理,有時後要從那個角度去解讀喔,你覺得....?

懸:其實還好欸,不算包袱,但我也不覺得自己有到那個...那個樣子,因為其實這個社
會大家從開部落格到臉書啊,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很精準的表達自己的價值觀和生活觀。

光:對,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調調,甚至用自己的速度,對不對。

懸:那可能某一些人,可能像我,我的專長或是謀生的方式是以交換觀點維生,
有一些人是交換才能維生,有些人是交換勞力維生。
我認為他們其實是真的平等的,
只要你認為他們是平等的。那他就真的可以沒有分別。

光:張懸這張專輯呢,如果你聽過一些管道,
然後有過她的這個旋律先跑進大家這個心裡面,
譬如說飛碟我們就有先播出這個曲子,然後大家就會覺得:欸為什麼張懸樣子變了,
然後她的音樂的風格、她旋律的走法好像也變了,甚至是她寫詞的這個樣子也變了。
這個是妳不斷的去...好像去感覺妳內心裡面想要表達的東西,然後就是反芻回來,

出來東西,它是最貼近現在這個樣態的妳(懸:嗯、嗯。)

所以剛剛的「艷火」我們已經先聽了,我們再來聽這一首,我很喜歡,
這首歌它雖然很慢,妳這裡面有很多的歌是屬於慢歌,
當然也有快歌,慢的歌呢,是很進入人心的,
可能剛開始的時候呢只會聽到說:喔你這旋律怎麼唱,後來聽著聽著呢,
就聽到歌詞妳在唱什麼,然後妳要表達的是什麼,然後那個氣氛還有那個畫面,
尤其是...呃,妳這一次的編曲妳都自己完全的這個參予,等於說是全概念通通都是妳,
所以就會讓大家覺得,欸這個非常的「張懸」,我們來聽聽這首-『如何』

  

如何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你要如何原諒彼時此時的愚蠢
如何原諒奮力過但無聲
在苦心之後 看潮汐的永恆
歲月在這兒 溫涼如絲卻 也能灼身
青春是遠方 流動的河
你要如何原諒時光遺失的過程
要如何才能容忍它發生
要如何才能想而不問
而我在這裡等
等溼透的心聽雨聲
等身體回溫
城裡 夜如海洋
(每夜)
所有在明滅的窗
虛而不假
你要如何離別仍須遊蕩的旅人
要如何讓緣分就是緣分
如何凝視緣分看我們 的每種眼神
而我
不停的
無悔的
與你的
總有的

光:其實我很喜歡聽到一首,或者我要介紹一首好聽的歌,
我都習慣會問受訪者這一首會不會打。因為我蠻擔心的,因為我喜歡的歌,
如果沒打我就會覺得...啊,好遺憾喔,可能又(懸:真的嗎?)
少一點人會知道這首歌。

懸:但你不擔心它會被打爛?(XDDDDDDD)

光:呃.....(懸大笑)如果是好歌就不會被打爛!好歌會是一再的聽、一再的聽。

懸:因為有時候覺得唱片市場太鬧哄哄的時候,真的不能怪我用這種、這種要泛文藝腔,
很擔心打歌這種事情就變成vita mix你知道嗎就是瞬間擊破細胞壁然後啪啪啪啪.....全部
攪在一起,噁........(這邊「噁....」的好可愛XDDDDD)哈哈哈哈!

光:這首歌清清淡淡的,叫「如何」。
妳要不要說一下妳在創作的時候妳的心路歷程。

懸:其實這張專輯很多的歌詞,其實都是...
因為我有的一個創作習慣就是通常會思索一個主題比較久,

然後通常我想要表達的一個不論是情感、或是觀察到的一個現象,
它其實需要很多不同的素材帶來的心得去濃縮成一句話,所以不太可能是由當下,
呃,我今天高興了或憤怒了,去批哩啪啦寫完。
嗯,可能目前還沒有辦法到那種藉由一顆豆子就爆成一個...的東西,
所以在要寫如何這首歌的時候,一開始是希望能夠為我的家人然後李老師,
李壽全老師,然後我們都在經歷一些人生非常特殊的階段。

其實人在面對這個世界上,
別人的外在或是自己的痛苦、悲傷,或是幸福的時候,
那些東西太不能說了,不能形容的,而且那些東西(光:很難為外人道的)
它每天都在變換。

所以我想要寫一首歌當做是我跟我的朋友、家人之間的一個對話,
這對話不需要答案,然後它其實...人生其實只是一個窮盡思索,
最後希望能夠為自己留下一點圓滿的一個過程啦。

所以這首歌也就花了這張半年、一年的時間,因為如何這個字眼其實挺大的,
如果只是那個很帶感情寫的似乎太容易變只是一個偽嘆,
或者是一個....所以我後來花了很久的時間在想,
就是關於我的朋友跟我自己,有時候這個面對人來人往啊,當一些事情發生,

當一些事情過去的時候,其實人最難面對的不是失去跟擁有,
而是當下擁有東西或是失去一個東西的時候站在那邊的你自己。
所以這個「自己」是...那個時後是最不可承受之重的。
然後渺小起來也是最不可承受之輕的。

光:有沒有發現在聽張懸的歌聲的時候,總是會想到說,她為什麼要這樣創作,這首『如
何』你已經聽到了(懸:想說這個人「怎、麼、了」這樣,哈哈哈哈)沒有,可以聽到這
個人心思千迴百轉過,所以才來創作這個東西,而且有的時候還不給答案,它描述那個狀
態,描述一種細膩的感覺。

懸:大家都很想送我一排養樂多,怕我腸胃道因為就是...百轉千迴!!!
(XDDDDD)所以就脹氣!

光:回來囉,這裡是飛碟,夜光家族,我是光禹。
今天我們專訪的是,才剛剛,今天才剛剛發行專輯的,
而且好像感覺很有神的力量的感覺,
「神的遊戲」這是張懸的第四張專輯,
不過她這個神呢,不是神蹟的神、不是天神的神,
它是一種「緣份」,是一種人跟人之間突然碰撞出的那種巧思還有因緣際會。

懸:因為那個東西是我目前覺得全世界...就是整個世界上面最不可說的。
因為再複雜的東西基本上你都還是能看見一些脈絡、看見一些由來,
跟他整個歷史累積的東西,不論它多複雜,但緣分並不複雜,
它其實有點像那個...一滴水一樣,
沒有一滴水是用同樣的方式、同樣的角度、同樣的結果落下,
所以我覺得那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事情,最有神的...

光:好神奇喔,現在這首歌前奏那麼長,現在才要開始唱。

  

玫瑰色的你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
你看見你想看見的,你將它發生
因你,我像戴上玫瑰色的眼鏡
看見尋常不會有的奇異與歡愉
你美而不能思議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天真的人
你手裡沒有魔笛,只有一支破舊的大旗
你像丑兒揮舞它,你不怕髒地玩遊戲
你看起來累壞了但你沒有停
我是那樣愛你
不肯改的你,玫瑰色的你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憂愁的人
你有著多少溫柔,才能從不輕言傷心
而你告別所有對幸福的定義
投身萬物中,神的愛恨與空虛
和你一起,只與你一起
玫瑰色的你

你是我生命中最壯麗的記憶
我會記得這年代裡你做的事情
你在曾經不僅是你自己
你栽出千萬花的一生,四季中徑自盛放也凋零
你走出千萬人群獨行,往柳暗花明山窮水盡去
玫瑰色的你
讓我日夜地唱吧 ; 我深愛著你

玫瑰色的你

光:這是張懸這張專輯的第一首主打歌,喔對不起...是第二首主打歌,
叫(懸同聲:「玫瑰色的妳」),妳是看到了誰?

懸:呃...玫瑰色的妳,因為我有時後會看那個譬如說CNN啊,
或者有時候會看英文雜誌或者什麼的,
他們在做一些政治的評論的時候,
會提到一個專有名詞叫做「rose colored glasses」,
就是玫瑰色的眼鏡,就是泛指有時候政客,
比如說自我感覺良好啊、過分樂觀的、過分純真的,
然後可能就是將事情用比較過度美化的方式去解讀這個東西。

光:原來這個就叫「rose colored glasses」。

懸:對,那其實因為我這幾年其實自己私底下做了一些決定,
當然,這個轉變不是很外顯在群眾面前的,是我自己下定了一些決心,
就比如說我希望能夠在我自己人生的某個階段,

就當我意識到我不可能永遠都去當一個公眾人物,
或者是永遠渴望音樂能夠讓我有一個一席之地,
我總有還要去做的事情,我就希望能夠把我這個目前還有的...
一些僅剩的名氣拿來揮霍一下,去做一些我認為真的很重要的事情。

那在當中其實我覺得也因為這樣所以你常常看到一些不同的事情,
有別於娛樂圈的事情,或是娛樂圈帶來的人情冷暖,
我有時候覺得其實大家對於應該要就此改變,
或者應該要真的可以有辦法制衡的一些對錯啊、善惡啊,
或者是一些應該要發生的現象,是那麼的...怎麼講,
那麼的觀望、然後那麼...並不是冷漠喔,而是觀望,
彷彿你好像再靠近一點或是再相信一點,這些所謂的和平啊、自由啊愛這些事情,
好像就會讓你看起來太天真、讓你太不切實際,
所以我反而就是想要把這些東西轉化變成這個歌名,
我反而覺得對於那些窮盡一生,看似為一個...呃,
買不到(光:飄邈的理想)對,就是沒得吃、然後不覺得飽,
然後也說不清他是成功或失敗的一些努力,
這些努力通常都跟更多人有關,然後可能也是為了一個非常單純的信念,
比如說人權,比如說關於真正的自由跟關於土地,這些人看似過分樂觀,
所以在這裡做一些沒有錢、沒有名的事情,
但我寧可反而希望永遠用一個過度樂觀的、過度純真的,

為他們所謂感到自我感覺良好的方式去看待他們,而不去做一個陰謀論。

光:或者是也不去論旦,對不對。(懸:嗯,對!)
喔,原來「玫瑰色的你」,
這首歌的背後只因為張懸她在看這個國外新聞(懸:只因為張懸講太多XDD)
沒有,只因為國外的媒體他們是用這樣子,
就是「玫瑰色的眼鏡」去看待一個有自我感覺良好,
或者說是過度樂觀看待事情的人,

懸:比如說麥當勞堅稱他們非常健康,食物除了美味以外......

光:那個不是玫瑰色的眼鏡吧,那應該是『蛤仔肉被糊到』(張懸笑翻XDDDDD)

懸:我覺得這張專輯的宣傳期我遇到好多就是很爽快的人欸XDDDD,
我覺得這樣活著真好!

光:對啊,有時候你沒有辦法去正視自己的面向,
然後你要努力了才說,喔我們已經趨向健康,這是比較...很真實的論述,
而不是說,就遮住眼睛:沒有啊,我們都是完全健康的,我們是最棒的。

懸:嗯,因為承認它並不丟臉啊。

光:對啊。那大家就是愛啊,可是因為我們有社會責任,
所以我們慢慢要加進很多健康的元素,
欸我們已經算是也半健康的了,我覺得這樣子也蠻好的啊,
對不對。因為那個是一個有社會責任的一個現象。

不過我覺得有時候音樂它真的是可以提供大家天馬行空的一個想法,
因為這些都是一個創作者他突然神來一筆,他想到的,
而且他認為他想要用這個角度去看,一首歌,有沒有辦法影響到多大,
所以當有些人在批評說那個歌怎樣,我就會覺得你會不會太小題大作,
他只是想要表達一個觀點,他又不能代表全部,
你可以不贊成他,但是你不能夠讓他沒有發表他從這個角度去談這件事情的權利,
我想這也是張懸剛剛講的,就是有時候你看到某些人他們為了一個自己有一點太虛無,
甚至是太天真浪漫的一個想法而努力耗出去,
其實也該為這樣的精神去鼓勵他們。

懸:因為我覺得有些想法他的浪漫其實是一種真正偉大的願景,

那其實重要的是,你有沒有那個時代、你有沒有得到一些機會,
因為有時候是機緣的問題,你剛好是時勢造英雄,
可是更多的是在我們的一生之中,
如果不要把這個偉大的願景當作是一個必須要為我們就是去顯現神蹟的方式,
而是我們自己去找到更多更精準的方法,
就像周星馳講的:『壞人要奸,好人要更奸!』的那種方式,
就是說你可以用一個更大的精神,
在不去做出同樣惡劣的手段的情況下,如何制衡惡劣的手段,
而不是永遠都在講我要不要消滅你,消滅是不會帶來真正的和平的嘛!

光:好吧,希望有那一天,天是真正的藍,雲是真正的白。

  

藍天白雲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想起我不喜歡
也如今它們四散無尋
看來多麼陌生
我去注視變得再也不疏離
今如舊的。
昨天比較新
新, 讓我感覺好奇 懷疑 恐懼 有心

藍天白雲
當你離去
藍天白雲

人群中只有我是殘忍的
我才知道人們為什麼互相關心
希望你不是親手將我留在這裡
而是一支菸,幾個人,曾停下來幫你

我曾經眼裡只有你

一瞬間,我感覺你已不是觸景驚心的你
我記得當時藍天白雲
每每時候到了。
城市裡再次奔走著你的消息
這城市藍天白雲

光:張懸出到第四張創作專輯,今天正式發行(懸:喔耶!XD)
她就坐在撥音室,我們要好好的聽一聽,這張專輯。

還有一首歌呢,是兩位話題人物,一位就是張懸,另外一位就是青峰。
他們兩個好像逗在一起火花四射,真是...很有力量的人。
兩者都是才子才女,這是他們共同寫的歌喔,作曲張懸,青峰的詞-「兩者」。

  

兩者

作曲:張懸
作詞:青峰

她在黃昏送著 這一片濃情雲朵
我在夜裡哼著 歌功頌德
她在陰天等著 這一片閃電天空
我在雨裡抹著 化不開的口紅

你牽著是我的和她的手
你揪著是我的和她的痛
這兩者你應該要怎麼做

淪落為親人的愛人 在擁有愛的世紀裡悲傷
回歸為動物的愛人 享受的孤單夢一樣落下
熱烈又慚愧 分不清左右

她在冰箱放著 這一片傷心蘋果
我在房裡扮著 歌唱玩偶
她在門口擱著 這一片誘惑包裹
我在心裡算著 威脅人的藉口

沉沒前清醒的愛人 在擁有愛的世紀裡悲傷
親吻後沉睡的愛人 享受的孤單夢一樣落下
熱烈又慚愧 分不清左右

你摟著是我的和她的頭
你發著是我的和她的瘋
這兩者你應該要怎麼哄

別忘了我的臉

光:張懸今天,專輯正式開賣,然後聽說三場的這個演唱會呢,
也在今天告訴大家公布了售票訊息,已經開賣了是不是。(懸:對。)
這三場分別是在哪裡?

懸:呃....(光:九月一號,在...)
阿拉斯加(光:阿拉斯加?不可能)斐濟跟伊麗莎(?)
歡迎大家(笑)都是觀光聖地(光:請提供機票XD)
我們就三個地方太適合聽音樂,歡迎大家可以跟我們在那邊相遇XD

光:來來,九月一號在台中文英館第一場。

懸:對,在台中、台北跟高雄。

光:台北是九月十五號在台北的ATT的show box。

懸:這個地方是我們唯一沒去過的,
高雄也就是在駁二,都是我們比較熟悉的場地。

光:九月二十九號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the wall,
所以呢九月一號、九月十五號、九月二十九號,
台北、台中、高雄,這是非常棒的,
有機會聽到張懸現場巡演,因為張懸只要開口唱歌,
通常吵雜的環境通常會變成非常的安靜,大家就要聽你講話,聽你唱歌。

懸:這樣不健康啦。
光:為什麼不健康?你知不知道就是邊吃牛排誇啦啦啦啦...然後妳在面唱)
你看、你看Guns N Roses,一開口全場就爆動啦,就很吵雜啊,大家就瘋啦!

光:可是那是要唱快歌的時候,你也可以啊,哪一天你就把步槍背在背後,
你說待會,請看我的XD,然後玫瑰色的你再把玫瑰灑出來,Guns N Roses!

懸:咳...那就...對...XD

光:你有沒有特別喜歡人家什麼個性的?因為每個人的個性都是自己獨樹一格。
自己有沒有特別...唉,我覺得那個人個性好好,我真的很喜歡。
青峰是你很喜歡的典型的個性嗎?

懸:嗯。我喜歡的人通常都(光:怪怪的)
他們也有很細膩(光:瘋瘋癲癲的)、很敏感的部份,
但這些部分通常都散落在他們就是對於這個世界的感知上面,
但他們的個性不會看起來彆扭,反而因為這樣更自在或更大方,
然後他們對這個世界都還保有一個很深的思索,然後,嗯,
主要是我覺得他們都找得到方式善待別人。
這個東西跟一天到晚覺得,阿,別人都沒有善待我的人比起來,
我覺得這種人非常非常難得。

光:青峰實在是一個蠻有自己想法,然後呢,跟人的這個互動實在真的是絕妙啊!(笑)
他如果不當那個秀場主持人,或者是像那個電視節目的主持人,我就覺得好可惜喔。
因為他太有梗了。(懸:對,但還好他沒有)這也怪怪的,他到底是音樂創作者嗎?

懸:但他還好沒有,如果他真的去當主持人,也許這個專長會很受歡迎,
可是我覺得他被誤解或利用的成分更高,還不如拿來就是消遣音樂啊,
娛樂一下真的喜歡音樂來的人,我覺得真的很棒。像我就娛樂不了人家。

光:不會啊,妳剛剛就蠻厲害的啊XD

懸:你說脹氣那段?

光:對啊(張懸大笑!)

懸:這是很低階的娛樂欸,脹氣就是...就是下下策(攤手)

光:千迴百轉就來要吃那個脹氣的藥了XD

懸:對啊就是表飛鳴或者是....(光:表飛鳴...)
天吶,我連表飛鳴都能講!!!!天吶!!(半崩潰狀態XDDD)

光:你說錯了,是新表飛鳴。

懸:喔...sorry sorry sorry sorry >__<"

光:你不能只講新表飛鳴,因為現在大家都講求公平,
請把「挖嘎媽豆」也要講進去。XD

懸:噢,挖..挖嘎媽豆....(>////<)

光:對XD
(兩人大笑)

光:欸,妳覺得自己的音樂養分除了自己的生活之外,
妳的音樂好伙伴他們也會給妳嗎?譬如說像,妳說像青峰,妳只是找他合作,
還是妳覺得,欸,有時候我怎麼...突然我的思考角度或者我要選才的一個樣子,
我覺得青峰好像住進我的身體裡欸,住進我的腦袋裡,會有這種感覺嗎?
那個叫氣息感染。

懸:還好。因為其實我跟青峰私底下極少聊音樂,
我們通常都在聊:焦安溥妳怎麼這麼脫線!XDDDD
然後他就不斷的就是吆喝大家圍觀,
關於比如說我的就是袋子裡面塞滿了垃圾或是我出糗的時候,
我們就是很...其實我們真的是生活上的朋友,
然後並沒有媒體講的是那麼的玄妙啊、傳說中的就是...
沒有那麼...那麼...夢幻。

光:所以搞不好也許是音樂圈的朋友反而不聊音樂。

懸:對,因為沒什麼好聊啊,因為各自都在做自己的事情,
然後,我可能有時候像這張專輯比如說「徑自」...像玫瑰色的你,
有一個字,他有兩個用法,兩個字可以選擇,那我可能就會找他討論一下,
因為他是唯一能陪我討論這件事情的幾個人之一。

那「兩者」這首歌的話並不是找他合作,那是我們很久以前一起寫的一首歌,
然後原本我們兩個人想要聯手把它賣掉,結果後來沒有人要用。

光:那就自己用。

懸:我後來還是好喜歡這首歌,然後青峰也想聽到,
所以在錄製的過程裡面我還把整個副歌的旋律重新大改了一遍,
我認為他可能更...我希望他更貼近於青峰的音域更勝過於我的音域。
對對對...所以就還做了一些很有趣的修正,
修整去希望能夠希望能為我們彼此曾經一起有的這個作品做個紀念。

光:我們剛剛講的這段話講得這~麼久,
現在呢,這首歌才要開始唱,好可怕的前奏。
這首歌名叫做-『我想你要走了』
天啊,一分三十秒的前奏,張懸好厲害喔。

  

我想你要走了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我盤旋在寂寞上空
眼看著雲起雨落
情緒就要降落
情緒就要降落

也許在夢的出口
平安擁抱了感動
一瞬間才明白
一瞬間才明白

你要告別了
你把話說好了
你要告別了
你會快樂

也許在夢的出口
平安擁抱了感動
一瞬間才明白
你說要睡得心滿意足的枕頭
Wooh~
Wooh~

你要告別了
故事都說完了
你要告別了
你會快樂
你會快樂
你會...

光:像這首「我想你要走了」,這也可能不會是主打,但我也很喜歡。

懸:我也很喜歡,但主要是這首歌之前已經發表過了,那它是在那個「艋舺」嘛,
那時候是珊妮製作的,然後她跟中岳老師,黃中岳,把它做成了一個憂傷的小品,
我自己也很喜歡,我會想要重新收錄的原因,
除了騙錢以外(!?)很大部分是因為我覺得這幾年我對於那個離別啊,
告別這件事情,我希望我在參加了很多不一樣的就是一些告別的儀式以後,
我還蠻希望就是能夠把這首歌,尤其是在編曲上,
做一個真的更遼闊一點的、更釋懷一點的一個編曲,
因為我覺得憂傷是可以留給自己的,
但是我希望這首歌它可以有另一個面向是,
我為了我要告別的這個人,而感到高興。
就是我的平安,我對他的祝福是圓滿的,對。

光:這是張懸非常深刻的,在生活當中面對人事的離去,她特別深刻的感受。
下面還有在這張專輯的最後一首歌,我也很喜歡,一樣是悠悠、慢慢的,
可是它告訴你,日子,是什麼味道。這首歌名就叫-『日子』

  

日子

作詞:焦安溥
作曲:焦安溥

我不知道今天會是今天。
一旦想到明天,明天就不再是明天。
而今天就是今天。
我好抱歉我沒察覺。

我走過一家店。
我看見它賣的,
但不知道裡面,有什麼是我想挑揀。

還想著要跟你說的事情,
因為總是傾斜至一邊,
所以你總笑我對畫面的和諧沒有概念。
大的就要看起大;小的,最好小的沒有人能看見~
你愛我。
寬容與極限,嚴厲與慈悲,
相伴而相對。
我愛你。
你是一個世界。

寂寞如神神如歌。
夏日以來; 眾神如人寂寞,眾人如神般寂寞。
因愛是交易,貨幣與辭彙;
我的孤單和孤單的你, 卡在之間,
各自無言,

彼此看見,
只剩喜悅。

在我了解這些以後,那天 我向你說了句不認真的再見。

可我深深地親吻你的臉。
我再也不可能累積出那麼多的眷戀。
我曾堆出最高的疲憊和思念。
到它垮前~

那天。
今天仍是那天。
每天,都是我能愛你的最後一天。
每個今天。

後來,不是未來。
而是
從此,現在,今天。

我們像所有人一樣謙卑,
忙碌與分別。
走出家裡,走在日復一日的大街。

光:這首也不會打對不對?

懸:這首不會打。(光:對啊!)我不讓打的。(光:為什麼?)
因為我覺得畫面拍不出我要的東西(光:那你自己拍啊)
我沒有辦法。一方面我沒有時間,一方面這首歌其實在講的,
是一個女人在歲月流逝的心情,所以我覺得它會需要很多很多的素材,
如果要我拍,我會希望它有點像是那種美國家庭的那種錄影帶,
它是各式各樣的人生裡面對你自己才重要的那些片段組織的那些東西,
那些東西,其實那些素材是沒有辦法馬上取得的,那需要不斷的累積,
所以我不只是想要把它拍成一個微美的畫面,
然後...我的側臉,對...所以我就整個放棄,
拿它去做音樂錄影帶的事情。

光:唉唷,大家聽到了,我已經開麥克風囉,
所以(懸:蛤?)現在張懸講的話,
(懸:oh my ......GOD)已經聽到了各位。
原來『日子』她不想要(懸:沒有...其實我在講的是另外一首歌!XD)
隨隨便便拍,所以不打了。

懸:我有寫另外一首歌叫做鍋...鍋子,
就是這幾年我在(老闆笑,光:你不要再轉了,再轉太硬了XDDD)
在廚房裡面做菜烹飪的一些心得XDDD(光:那你要不要連鏟子,鏟子有沒有XD)
有有有...(光:有寫進去嗎?)有,有!XDD

光:好啦你看現在大家聽到的張懸就是,這麼善待她自己的作品,
而且是真正的體會它。這張專輯的名稱叫『神的遊戲』,
她也今天才告訴大家她要舉辦三場非常重要的演唱會,
第一場九月一號在台中文英館,第二場在九月十五號的ATT show box,
九月二十九號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the wall。
現場聽張懸講話、聊天,更重要的是聽她非常清淡,但是穿透力十足的詞曲內容,
是一種非常特別的享受,但是也蠻危險的,因為可能會聽的太沉醉了,
然後呢,就在當場可能就哭了吧。

懸:也有可能就睡了,歡迎大家帶帳篷!XDDDDD

光:是帶帳篷就免費嗎?

懸:也不是,但是你可以睡在那邊一下下XD

光:張懸很愛說笑XD 我就不相信,我們那天來算算看有幾個帳篷。
那這張專輯推出,妳說三年是妳自己期待的,那妳完全不緊張嗎?
覺得推出專輯就...就,作品告一段落,就這樣子嗎?
就真的這麼輕鬆?那你宣傳一定不會太賣囉。

懸:(咳咳咳......)

光:不要裝咳嗽,趕快回答我的問題(懸:咳咳咳咳咳...)
啊...不是裝咳嗽,她是真咳嗽XD

懸:你剛剛說,所以不會太賣是不是?(語氣上揚XDDDDD)

光:沒有啊,所以你宣傳不會太賣力啊

懸:喔我會,因為我沒有後顧之憂啦。
因為我對於這張專輯沒有什麼樣的解釋,
因為『神的遊戲』這個名稱...其實真的,就是故弄玄虛,
我認為這個詞彙對我來說一直都有非常多面向的解讀,
所以我乾脆不要去解讀它,我只有講說,對我來說神就是緣分,
但對於很多人來說神在這個世界上你感覺到最不可思議,也無法言語的東西。
祂是什麼?然後你身在其中,你去與祂碰撞,那個都可以是神的遊戲。

我覺得這次的東西,我覺得它對於我想自己要表達的很精準,
但,我覺得這次對於別人的解讀也是更開放了啦。

光:神的遊戲,就是張懸的第四張專輯,
我們今天這樣子的訪問,應該可以讓大家更可以靠近她的歌曲創作,
因為有時候你聽,你可能解釋不出來為什麼我聽張懸唱歌我都會這麼專心聽啊,
你解釋不出來。後來當你再聽到她細微的去分享,
或娓娓道出她創作的一些小故事啊或她的背景,
你就說:喔~這就是我聽她的歌,她給我的味道。
但是這個我還是要說,聽張懸唱歌,是危險的事。(完全同意!)

懸:嗯?XD

光:祝福張懸,掰掰。

懸:謝謝光禹,掰掰!

(逐字稿由 PTT: immortal07 完成)

博客來

【小開箱|寫真】張懸 神的遊戲 預購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赤漠青舟

asemia6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